全力小说 > 先生,打劫! > Chapter 29负责

Chapter 29负责

推荐阅读:

全力小说 www.qlxs.net,最快更新先生,打劫!最新章节!

    回到小木屋之时将近深夜。

    文修看着沙发上湿成一团的乔夏,第三次叹气。自从他将她从沙滩上强拽回来后,她就是这个模样,失魂落魄而脸色苍白,目光悲戚的蜷成一团,双手似抱着个什么东西,全身上下湿的都在滴水,不出声不闹腾也不去换衣服,像一个从海里捞起来的湿哒哒布偶。

    文修没辙,看着她湿漉漉贴在脸上像海藻一样的头发,拿干毛巾快速给她擦了擦,擦完后他随便从乔夏行李箱里拿出套干衣服,递过去:“快换上。”说着就出门去避嫌。

    可卧室里的乔夏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文修无奈,再次走进屋里来,将衣服递到她面前,“快换吧,你穿着这湿衣服会生病的。”

    乔夏仍没动静,对他的动作恍若不见。

    文修耐着性子哄她,“今天的事是我不对,下次我不这样了,以后只要你不坑别人,你想怎么坑我都行。”

    见乔夏不答话,他又道:“上次路过周大福,你不是说有条翡翠手链很美吗?我们回国后就去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天天让食堂给你做松鼠鱼,你想吃什么,就吃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以后你到我办公室来,不要你干活了,我给你买台平板,你要上网看电影都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文修绞尽脑汁的哄,乔夏还是沉默不语,苍白的脸和微微泛白的唇显示她已受了凉,文修哄了半天毫无成效便越发焦急,最后一跺脚,来了一句三十年来最狠最出格的话,“你再不换,我帮你换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文修自己都惊了惊。活了三十年,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这样去“威胁”一个女人,而且还是威胁女人脱衣服这种下作的事——若是让他迂腐严厉的娘老子听到,估计会吐血三尺。

    乔夏的眼珠终于转了转,却只是搂紧怀里的海螺,然后,继续发怔。

    文修近乎抓狂,他不晓得乔夏为什么这么执着那个海螺。可他拿不走它——他试了几次,乔夏死活不撒手。

    两人僵持了半天后文修见她的脸色不对劲,便拿手去摸她的额头,果然有些烫,想来是发烧了。而她那一身湿衣服又不肯脱,再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严重,而这岛上没什么医院,一旦高烧将会十分棘手,文修不由心急如焚,当下再也管不了这么多,说了一声,“抱歉。”伸手去解她的扣子。

    以往因着做手术的关系,他解过很多女患者的衣服,每次都是全神贯注的想着病情,从未有任何男女之想。所以不论对方是美是丑,手下的身躯是干枯还是饱满,他从来都是坦荡荡,心无杂念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而今天,他从未有过的紧张,喉咙莫名其妙的发干,第一粒扣子还好,是在脖子上的,可当他的手触及到她的胸解第二颗时,他明显感觉到耳后根一热,指尖竟有些抖,试了三次才解开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看,索性闭上眼,凭感觉去解。

    指尖顺着衣领往下滑,柔软的雪纺衣料在他手中摩挲簌簌,一粒,一粒,又一粒。闭上眼看不见,他脑中却又乱七八糟转的飞快,曾经一幕幕走马观花般在他脑中闪过,前天他背着乔夏走在沙滩上,乔夏搂着他的脖子,轻缓的吐纳缭绕在他的耳廓;浪头将两人冲倒在一起,她凹凸有致的身躯隔着薄薄的衣料压在他身上,彼时她的唇印在他的脸颊,温软,馨香,染着一丝春日的花香;昨晚上那个盛怒之下的吻,冲动,急促,不可理喻却含着从未有过的心跳与悸动……

    文修觉得自己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终于颤颤巍巍解开最后一粒扣子,刚松口气要将干衣服给她换上时,乔夏忽地扑了上来,紧紧搂住他,她抖抖索索往他怀里钻,像是痛苦伤心到极点的孤兽,不顾一切想要寻求一点温暖,又像是冬日寒瑟凋零的残叶,寻求一方安稳的庇佑之地,她第一次没有喊他的外号,颤抖着声音道:“文修……文修……”是呢喃,却更像是乞求。

    她外衣已被文修解开,里面就只一个文胸,精致的蕾丝将女性的曲线烘托的更加饱满,一身雪白肌肤落在明晃晃的灯下,然后迅速贴在文修身上,混着雨水的寒冷濡湿,更多的却是年轻身躯的温软与火热。

    文修脑中轰地一响,苦苦维持的自制力,瞬间全盘崩溃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,便超出了一切理智能控制的范围,文修将乔夏推到床上,乔夏的身躯柔软似春日里绵绵的水,包容又荡漾,没有丝毫抗拒,反将文修越抱越紧,文修得到了她的鼓励,胸臆间的火越燃越旺,两人滚落在柔软的床上,彼此的衣衫一件件褪下,在越发急促的呼吸声及凌乱生涩的亲昵中,整个世界开始沦陷。

    窗外的雨还在滴答,一滴滴敲打在屋檐,又落到地面,似钢琴黑白琴键上最轻音节的奏响。屋内一片旖旎,最亲密的霎那,乔夏喉中逸出一声低吟,仿佛压抑长久的痛苦终于得到慰藉,她双手紧攀着文修的肩,如一株历经风雨磨折的藤蔓,辗转岁月流离,邂逅暂时栖身的乔木。

    旖旎过后。乔夏在床上沉沉睡去,文修却翻来覆去睡不着,也许是前一刻惊涛骇浪还未全然消停,也许是两人关系的飞速进展远超出了他的理智,他脑中有些乱。

    他从未想过有一天,一贯自律克己循规蹈矩的自己会跟一个异性发生婚前性行为,倘若在从前,他必然会说一句“荒唐”!可如今却是实实在在发生了,不容扭转。

    他眼下的心态有些像冲动过后的反省与检讨——纵然再喜欢一个人,这神圣而庄严的一刻也该留到洞房花烛夜对不对?况且他还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乔夏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睡意全无,起身去了屋外吹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大雨消停,天色放晴,窗外一片天空与海水的蔚蓝澄澈。

    乔夏迷迷糊糊的醒来,揉了揉头发坐起身,瞥见沙发上的文修,一怔,想起昨夜的事,脸瞬间热了热。再看看自己身上,都被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想来是她疲倦睡去后他给换上的。

    她在床上怔了一会,想起凌晨那个古里古怪的梦,梦里的文修穿着花牡丹肚兜,小媳妇般攥着条小手帕,抱着她的腿哭死哭活:“爷,这是奴家的第一次,您可千万要对我负责啊……”

    梦里的自己早已忘了雨夜的痛苦,摆出平日装逼的流氓架势来,“不行,好流氓志在千里,岂能被儿女私情羁绊,咱俩就是逢场作戏而已,你别太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梦里的文修一哭二闹三上吊,吵得她连声大吼,“我爱的人是毛爷爷,我不会对你负责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乔夏纠结在负不负责时,沙发上的文修已经站起身走到床畔,看着她问:“醒了?”

    乔夏从梦境里回过神来,将脸别过去,觉得有些尴尬,便找了一个话题,“早,你什么时候起来的呀?”

    “两个小时前。”文修端了一杯水跟一颗药来,送到她面前,“今早买的感冒药,你昨晚受了凉,得吃一粒。”

    乔夏接过水跟药,将药往嘴里一放,而文修的目光全程都追随着她,似乎在酝酿着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文修开口了,“乔夏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乔夏没弄明白,眉头一挑,“在一起是什么意思?”说着缓缓喝了一口热水。

    “在一起就是……”文修将目光转到其他位置,像是鼓足了勇气,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乔夏一大口水喷出来,她擦擦脸上的水渍,道:“结婚!开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文修郑重其事,“可昨晚上我们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乔夏佯装轻松地道:“那就是成年人的游戏好吗?现在这么开放的社会,这种事很常见的,只要你情我愿,没什么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文修道:“都到这一步了,我就要对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负责?他要对他负责?乔夏一怔,这什么情况?跟梦里完全相反啊!她一口拒绝:“我又没有让你对我负责!”

    文修的固执不容反驳,“你需不需要是你的决定,我负不负责是我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乔夏嘻嘻笑了一声,抬起头来,口吻罕见的严肃:“文修,你爱我吗?”

    文修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。”乔夏道:“你都不知道爱不爱我,就来谈婚姻。在我心里,婚姻是件神圣的事,我希望自己这一生只有一次婚姻,要么不开始,要么一辈子。两个人白头到老,他爱我,我也爱他,但很明显,我们俩不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文修静了静,道:“我不知道我现在爱不爱你,但对女人负责是男人该有的担当,而且我坚信感情可以培养,如果我认定一个人,那就是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得,话题重新兜回了负责两字,乔夏无可奈何地道:“老好人,你别固执,我真的不需要你负责……”

    文修沉稳如磐石,“可是我要负责。”

    乔夏跳到沙发上,焦躁地抓着头发,“我不要!”

    文修寸步不让,“必须要。”

    乔夏苦恼在屋里转来转去,“我说你这人怎么比流氓还缠人啊?”

    文修一本正经回了两句文绉绉的话,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。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”

    乔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终于抓狂,哇啦哇啦将肚子里的话都掏了出来,“你还不懂吗?这不是负不负责的问题,而是爱不爱的问题。就算你能爱上我,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爱上你,咱俩如果这么草率的在一起了,可我却死活都培养不出来爱情,那婚姻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揉着额头,看着文修还是一脸坚定,颓然耷下脑袋,“好了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。stop!暂停这个话题好吗,我肚子饿了,我要去吃饭。”

本站推荐:

先生,打劫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力小说只为原作者尤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尤小七并收藏先生,打劫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