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力小说 > 先生,打劫! > Chapter 27强吻

Chapter 27强吻

推荐阅读:

全力小说 www.qlxs.net,最快更新先生,打劫!最新章节!

    因着今天的打架风波,文修回去后没少教育乔夏。但乔夏哪肯听他的,嫌他唠叨,一个人走出小木屋径直去了沙滩。

    沙滩细白如粉,天上月色皎洁,海中碧波荡漾,银亮的月光洒在汪洋的海面上,幻化做粼粼一片碎光。

    乔夏抱着膝盖坐在沙滩上,不言不语。没一会,她从随身的小挎包里摸了摸,掏出那日寻到的海螺,将它贴在胸口,宝贝般拥着。

    海风将她的长发吹起,她的表情再无白日里的嘻哈闹腾,取而代之是一种寂静的忧伤,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乔夏正打算回去,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,她以为是文修来找他,扭头一看,目光一凝。

    小花旦的老板慕春寅。

    慕春寅慢慢走过来,目光有些怪异,不知道是不是沙地太软,他的脚步微微有一些晃,乔夏想起白天的事,笑道:“慕总,是想好了要请我这个打手吗?合作……”

    乔夏的话还没说完便咽进了喉中——慕春寅居然冲上来一把将她搂住!

    乔夏蒙了,片刻后一边推他一边骂:“喂!姐出卖拳头却不出卖色相的呀!再不放手揍你啊!”

    慕春寅的力道惊人的大,乔夏一时竟没挣脱,就当她准备一脚踹过去时,慕春寅蓦地道:“说你爱我!”

    乔夏彻底蒙了,而后毫不客气一脚踹过去将慕春寅踢开,“爱你妹啊!”

    这一脚过后又觉得有些不对劲,慕春寅身上散着股浓重的酒味。乔夏白了他一眼,“发什么酒疯,神经病!”

    她抬腿刚要走,手突然被拽住,慕春寅的蛮力将她扯进了他怀里,慕春寅还在那里固执的喊:“说,说你爱我!”

    “说你爱我!”他双手按着她的肩,目光紧紧盯着她,像是痛苦像是发泄,又像是乞求,“我要你说你爱我!”

    乔夏甩开他的手,骂道:“精分啊你!我说爱你有什么好处,你给我钱吗?”

    乔夏原本只是随口乱嚷,谁知慕春寅握住她的手点头:“给!要多少都可以!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乔夏迈出去的脚微微一顿,轻声自语:“莫非这人有什么毛病,就喜欢喝高了后让别人说爱他吗?嗯……世上酒后怪癖这么多,说不定是真的哦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想,乔夏抬头试探性的看向慕春寅,“我喊一声,你给我一千块?”

    “好!”慕春寅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乔夏看了他很久,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后,轻轻喊了一句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慕春寅面露喜色,二话不说掏出皮夹,直接甩出几张钱到乔夏手中。乔夏差点感动的泪流满面,尼玛,果真一千啊,不是一千人民币,是一千欧元啊!

    乔夏握着两张500欧元的票子,心里乐开了花,又喊了一声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慕春寅再给了她两张。

    乔夏嘴都合不拢了,干脆连声大喊,“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爱死你了慕总裁!”

    慕春寅这回直接把皮夹里的一沓票子全塞她手上了。

    乔夏握着厚厚的一沓钞票,心里的亢奋已不能用言语来表达了,就在她赚的钵满盆满急不可耐的要回家数票子之时,慕春寅猛地将她推开,表情从方才的欢喜一霎转为忿然:“不,你骗我!你根本不爱我!”

    乔夏愣在那,以为慕春寅酒醒了反悔,要来拿自己的欧元毛爷爷,于是攥紧了票子赶紧辩解:“我怎么不爱你了,我这么爱你!”

    慕春寅更大声的反驳她,“你不爱我,你爱温浅!慕心,你从来都只爱温浅!你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!而我……我在你心里算什么?”

    慕心爱温浅?慕心又是谁?乔夏云里雾里,而三步以外,慕春寅的声音随着夜风传来,断断续续的有些破碎,“慕心,小时候你说会陪我一辈子……可是长大后,你却爱上了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陡然发怒,暴戾地拽着乔夏往另外一边拖,“你要跟温浅走吗?我告诉你,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被拖着走的乔夏全然不知这是在唱哪出,为了能早点脱身,她只能随口胡诌辩解,“不,我是爱你的,那什么温浅,我就是逢场作戏而已!你这么帅,这么有男人魅力,又这么有钱,我怎么可能不爱呀!”

    盛怒中的慕春寅闻言一怔,态度缓和了下来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急于脱身的乔夏顺着他方才的话继续乱编:“小时候说的话,我绝对不会变,你信我。”

    慕春寅的眸中骤然浮起一片喜色,像是震惊,又像是欢喜,他思索了一会,说:“我不信,你说你爱我,那你亲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乔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尼玛方才就动动嘴皮子说而已,这次居然要来真的?不是吧,虽然慕总裁你长得真的很帅,但我实在不想出卖色相啊,于是乔夏找了个理由,“要亲你吗?可你没钱给我了呀。”

    慕春寅皱眉看她,似乎有些纳闷,嘟囔道:“你平时不爱钱的……”一看乔夏转身要走,他立刻将空空如也的皮夹往地上一甩,然后脱下腕中的表,“这个,六十五万。”再补了两个字,“美金。”

    乔夏的钛合金狗眼瞬间放光!亲一口三百万!三百万啊!!!有了三百万,压在自己身上如五行山般沉重的债务立马就能还清了!

    她再没有任何犹豫,脸一伸,“吧唧”亲了慕春寅一口。就在她屁颠屁颠接过金表之时,一个声音冷冷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这声音再熟悉不过,乔夏转过来脸去正要回答,一瞥见文修脸色,话登时哽在了喉中。

    文修的表情,从未有过的冷。不,除了冷之外,更多的似乎是愤怒。

    这一眼过后,他转身大步走开,再不管乔夏。

    “喂喂,老好人……”乔夏正要追上去,一阵凌乱纷杂的脚步响起,沙滩上又走来一群人,为首的正是小花旦樊歆,她身后跟着好几个统一制服步伐急匆匆的保镖,看样子都是来找慕春寅的。

    樊歆瞧见沙滩上歪坐的慕春寅,急忙奔过来,“阿寅你在这干嘛呢?”

    慕春寅闻声转头,看看她,再看看乔夏,有些混乱,“咦,怎么多了一个你?”他眯眼盯着乔夏,疑惑道:“咦,那个不是你吗?”

    樊歆有些茫然,“你在说什么,我在这里啊。”她走上去将他扶起来,在闻到他一身的酒气后,啐道:“又喝这么多酒,明知道胃不好还喝!”口气埋怨,眼神却透着关切。

    半坐的慕春寅看了她很久,轻声道:“我喝酒了你才会关心我吗?”

    樊歆有些无奈,“我的少爷,我什么时候不关心你了?”

    慕春寅暴躁地喊:“可你最近都只关心那个温浅,还背着我跟他来马尔代夫!”

    樊歆见他脾气发作,只得低声劝慰:“好好好,我错了,夜里风大,咱回去好吗?”一边说一边拿出纸巾给慕春寅擦身上的酒渍,那熟稔的架势仿佛做了几百次般亲密无间,全然不像是老板与艺人的关系,倒像是一家人。而一旁保镖面无表情,似对两人的亲昵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慕春寅任由她替自己擦着,一手搭在她肩上,脸靠在她的肩膀,表情有些委屈:“我好饿。”又道:“这几天你不在没人给我做饭,我都没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樊歆似乎更加过意不去,越发的做低伏小,“回去我给你做蟹黄汤包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的口气像是哄孩子,而平日里呼风唤雨的演艺圈大亨居然就由着她这么哄住了。几个保镖上来,扶住了慕春寅,一行人慢慢离去。

    就在樊歆即将离开的霎那,一旁看了半天的乔夏问:“你就是慕心吗?”

    樊歆脚步一顿,有复杂的情绪在她眸光里一闪而过,她轻声说:“这是我的小名。”又道:“乔小姐还是当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她话落转身离去。不知是不是乔夏的错觉,樊歆最后的那个表情,似乎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见沙滩上的人都走光了,乔夏独个朝小木屋走去。

    方才的那一幕还在眼前,看样子那小花旦跟她老板之间绝对不止同事关系那么简单。想起曾经有小道消息报道两人的暧昧情缘,乔夏心里盘着要不要将两人来马尔代夫的事透露给报社赚一笔。但半秒钟后她又推翻这个想法,第一,她觉得樊歆是个好人,她再贪财,也不愿意坑好人。第二,她从慕春寅那里坑的钱已经足够还债,她没必要再贪财。

    想起压在身上的债终于能还清,她再也不需要昧着良心坑蒙拐骗,这一路上,乔夏握着兜里的一沓票子跟金表,脚步欢腾的都快飘起来……

    哇哈哈哈哈哈,三百万啊!

    欢喜了一阵子又想起文修,咦,方才他离开的表情似乎在生气,他生什么气?怪自己又去坑蒙拐骗了吗?

    算了,不管了,票子才是最重要的,至于老好人嘛,他心肠最软,回去哄哄就好啦!

    想到这乔夏摸摸那块表,又是一阵笑:“哇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岛都回荡着她魔音绕耳的狂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夏回到了小木屋,文修一反常态的没呆在房里,而是在屋前的躺椅上坐着,光线昏黄,看不清他的表情,见乔夏回来,他什么话也没说,就当乔夏如空气。

    乔夏上前跟文修打了个招呼,“嗨,老好人。”

    文修神情漠然。

    乔夏又笑了一声,“外面风大,坐屋里去嘛,我今天赚了好多钱,明天请你吃饭!”

    文修目光一沉,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乔夏拿胳膊肘推推他,是个讨好的意思,“怎么了嘛?好端端的。”

    在她靠近他的霎那,文修鄙弃的皱眉,将她的手推开,“走开。”

    乔夏哄了半天自讨没趣,只得进了屋。

    不多时,房里传来乔夏一阵高过一阵的数钱声,“一张,mua~两张,mua~三张,mua~,四张,mua~……一共四十二张,一张500块,总共21000欧,啊哈哈哈,十几万人民币啊!不知道下次去找慕春寅说我爱你,他还给不给钱啊,一声一千块,太特么赚了!”

    屋外文修太阳穴上的青筋跳了跳。

    屋里乔夏的声音越发亢奋:“还有这块价值两三百万的表,啊哈哈哈……一个吻就换三百万!慕春寅真土豪啊,嗷嗷嗷,好像抱他的大腿……”

    她笑到一半忽然停顿,文修大步走进屋,道:“把钱跟手表还给人家。”

    乔夏将钱往怀里一搂,“凭什么?这都是我辛辛苦苦挣的!”

    “辛辛苦苦?”文修盯着她,“乔夏,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,坑蒙拐骗都可以说的这么冠冕堂皇!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乔夏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“我从没见过一个人可以这样去骗钱,为了钱什么都肯干!”

    文修的神情嘲讽而厌弃,乔夏的火气蹭地上来,“你把话说清楚,什么叫我为了钱啥都肯干?我究竟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?”

    文修扭过头去,不答话,像是在强忍着即将沸腾的情绪,乔夏不依不饶的抓住他的胳膊摇他,“你说啊,我做了什么见不的人的事?说啊!说啊!”

    文修的唇越抿越紧,乔夏还在一声声咄咄逼人的继续,文修脑里骤然闪过沙滩上乔夏亲吻慕春寅的那一幕,胸臆间没由来一怒,“平时你坑蒙拐骗也就算了,这次为了钱你竟跟素不相识的男人亲亲我我!你究竟有没有廉耻心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廉耻?”乔夏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,陡然发作,“我哪里不知廉耻了?”

    她跳下沙发,一张俏脸气得通红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我!我有没有廉耻,要不要脸关你什么事,你是我的谁啊?有钱我干嘛不赚,亲一口又怎么了,他又高又帅又多金,我就是要亲他,不给钱我也愿意亲他,我……”

    乔夏的话还没说完,一双手扳住了她的肩,将她往前猛地一带,随后嘴唇上一软,有什么温热的触感传过来,她的双眸霍地睁大。

    文修拿嘴唇堵住了她的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乔夏目瞪口呆地瞧着放大在眼前的那张脸,文修一改往常的温厚平和,一手搂着她的腰,一手扣住她的肩,是个箍住对方的强硬姿势,他闭着眼,紧皱的眉显出从未有过的焦躁,他在她唇上生涩的辗转,像在发泄什么,姿势有些笨拙,呼吸却热烈而急切,含着几分怒意。

    乔夏彻底蒙住,忘了挣脱也忘了叫唤,跟木头人般僵硬在那,只晓得一味的瞪着杏眼。

    十秒钟后,吻着乔夏的文修倏然睁开眼,他松开乔夏,似是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,退后一步,张了张嘴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乔夏亦是呆呆的,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,平日的伶牙俐齿泼辣机敏此刻不知去了哪,她喃喃道:“老好人,你这样……也是想要给我钱吗……”

    文修瞧着乔夏那被他吻到红润水泽的唇,脑中一片空白,再次张口,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来解释这个冲动,末了只得一转身,飞奔似的逃出小木屋。

    文修走后,乔夏还在房间傻愣愣的站着,她不敢置信地擦了擦嘴唇,一脸茫然的自语,“老好人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会她猛地回过神,一声尖叫,远在九霄云外的理智终于回了本尊,“靠!亏大了!老子竟然被占了便宜!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她不住锤着墙,嗷嗷乱叫,“作为一个资深的不凡的卓越的优秀女流氓,姐居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,动不动就脸红,活了三十年还没看过东洋毛片的老实人给扑倒强吻!尼玛,这脸丢到了柬埔寨啊……简直没法再混了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死文修!!!!!!”

本站推荐:

先生,打劫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力小说只为原作者尤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尤小七并收藏先生,打劫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