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力小说 > 先生,打劫! > Chapter 17晚安

Chapter 17晚安

推荐阅读:

全力小说 www.qlxs.net,最快更新先生,打劫!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小区很快到了,乔夏悠悠然往前走,兜里还揣着一包奶糖,因为丁丁想吃。

    她住在d栋三楼,进了小区过c栋走不了几十米就是,她一边想着事一边走过c栋,眼角不经意瞟到身后的一辆银色车子,没在意。

    她还在走,车子还在她身后不紧不慢的跟,缓缓开动的雷克斯萨后视镜上,映出一张神情复杂的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夏终于走到d栋,她正准备冲楼上大声喊一声宝贝妈妈回来了,可喉咙里的话还没喊出来,突然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光影阴暗的角落里,伫立着一个人,正目不转睛地瞧着她,身形颀长,容颜冷峻。

    乔夏怔了三秒,然后恍如未见般走上楼去,可还没来得及走上台阶,她的手腕被人拽住。

    乔夏甩甩手,试了几次没成功她烦了,“许沉光你放手,我都说了别再来缠着我!”

    许沉光的手紧握不放,眸光似乎有些哀伤,“回来一个月,你搬了两次家,我就让你这么讨厌吗?”

    乔夏白他一眼,“知道还不快滚。”

    许沉光薄唇紧抿,道:“让我走可以,你先告诉我孩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乔夏焦躁地道:“都说了孩子不是你的!”

    许沉光的固执越发强势:“那孩子是谁的?”

    乔夏沉默了会低声道:“反正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许沉光的话接得极快,“我打听过,孩子四岁,照这个年龄推断,你怀孕的时候只有十九岁,那会你身边没有任何男人,而且目前,你身边仍然没有男人——他只可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我没有男人?”乔夏冷冷一笑,“别忘了,上次我还把男朋友带回家吃过饭。”

    许沉光淡然一笑,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,“我知道,你不过是找他一起演戏罢了。”又道:“以他永康院长的身份,很好打听。你们是这阵子才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乔夏眸光一变,微微闪烁的目光已经泄露了她的情绪,她紧闭上眼,有种颓然无力的挫败感,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许沉光深深凝视着她,一字一顿地道:“你想怎样,我就怎样。”话音到结尾,他深邃的乌眸之中竟似有些忐忑,几分期待,又几分紧张,他轻声喊出她的名字,嗓音异常的柔和,“夏夏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那么矫情的称呼我。”与他的表现截然相反,乔夏嗤笑一声,“我想怎样?我想你快滚,永远不要出现在我跟孩子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许沉光神色霍然一黯,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乔夏终于按捺不住,“许沉光你究竟什么意思?从前我要死要活的喜欢你,你对我不理不睬。如今我不出现了,你又来死缠烂打,你到底存的什么心?或者,你就是想看我的笑话,想看我一个人带孩子,是多么狼狈多么好笑!……是,一定是这样,过去你就是这样,不管是我被师长责骂还是被父亲教训,你就爱在旁边看我出洋相……你就是这样的人!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许沉光打断她,“我是挂念你!我看见你跟孩子俩,我心里不好受,我愧疚,我自责,我想补偿你。”

    “补偿?”乔夏一声轻蔑的笑:“你想要怎么补偿?给我们娘俩一笔钱,就当是封口费,让我跟孩子从此远走高飞,不在你视线出现?或者……”她拖长了话音,口气里的讽刺愈发明显:“或者你想说,你要跟我妹妹分手,将我们娘俩光明正大接回去?”

    许沉光不说话了。乔夏哼了一声,似料到他的反应,“许沉光,你当年追我妹妹花了多少心思,如今好不容易订了婚,乔家准女婿的身份让你在许家扬眉吐气站稳了脚跟,难道又要为我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放弃辛苦得来的一切?”

    许沉光摆首,“在我心里,你从来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怎样都无所谓了。”她不想再纠缠,用力挣脱掉他的手,“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,我跟你实在不该有什么瓜葛,我希望你好好珍惜我妹妹,不论如何,她对你是真心的。还有,孩子的事你就当不知道吧,因为孩子跟你没关系。”乔夏加重了口音,“他只是我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乔夏。”许沉光默了默,正色道:“无论如何,你不能剥夺我做父亲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有完没完!”乔夏恼了,突然一拳揍过去,“再唧唧歪歪老娘要揍人了!”

    她出拳又急又快,显然是真动了怒,一般人猝不及防不好招架,可许沉光手肘一横,她的力量便倏然被挡下,像石沉大海,他将她的拳头拦在掌心,慢慢一点点握住,掌心里有暧昧的温度,他看着她,薄薄的唇角奇异的带了丝笑意:“夏夏,你忘了,你的散打还是我教的。”话题一转,“这五年,你就不想问问我过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问你妹啊!”打也打不过,挣也挣不脱,骂也骂不走,一贯让别人发疯的乔夏快要被许沉光折腾疯了,吼道:“咱俩没关系了许沉光,你在我心里根本什么都不是,有那时间问我不会给丁丁找个好爸爸吗?”

    “你休想!”许沉光眸光倏然一紧,一手箍住了乔夏的腰,猛地俯身就向乔夏的脸凑去。

    昏暗不辨的光线里,乔夏一边挣扎一边拿胳膊肘抵住了他的脸,可他肆意的亲昵不顾她的阻拦汹汹而来,就在许沉光即将侵占她红唇的霎那,楼上蓦地一声孩子的声音响起:“妈妈,你在下面吗?”

    楼下两人的动作瞬时静止。

    楼上阳台探出一个小脑袋,逆着光看不清楚他的小脸,声音却脆脆的:“妈妈,你在楼下干嘛,有坏人欺负你吗?”

    听到坏人两个字眼的霎那,许沉光的手微微一颤。乔夏趁机挣脱出去,她有些慌乱的理了理衣服,朝楼上喊道:“没有坏人,妈妈马上回家,丁丁你快下去,别站在凳子上攀阳台栏杆,危险!”

    丁丁乖乖下去了,隔着栏杆道:“妈妈,你快回来,丁丁一个人在家害怕。”

    乔夏嗯了一声,再没看许沉光一眼,径直蹬蹬蹬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许沉光站在楼底,看着乔夏走进阳台,将丁丁抱走。整个过程,他紧抿着唇,缄默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沉光在楼下足足呆了一个小时。到了十点半,乔夏替丁丁洗完澡后,去阳台瞅一眼,见楼底早已人去楼空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娘俩都洗得香香的,丁丁偎依在乔夏的怀里问:“妈妈,刚才那个人是谁?他在欺负你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是……”乔夏静了好久,道:“只是一个过路的人而已,他迷路了,找妈妈问路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丁丁将信将疑,过了会道:“我不喜欢他,我喜欢老好人叔叔。”

    提起文修,乔夏没由来觉得心情好了许多,笑道:“你也喜欢老好人啊,哈哈,是喜欢他经常给你买玩具吧?”这些天,只要文修上门给乔夏换药,就会给丁丁带一些玩具。

    丁丁不好意思地拿被子捂住了小脸,“反正我就是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,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一响,正是文修的。

    乔夏接通电话,文修开门见山地问:“今晚的药上了没有?洗澡时伤口没有进水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,除了口气稍显严肃正经外,算得上是非常好听的那种。乔夏握着手机笑:“你每天晚上都打电话来问相同的话,不腻吗?”

    文修道:“你太马大哈,我不提醒你,就怕你忘了。”

    乔夏瞅瞅墙上的钟,“咦,现在都十点半了,你还不睡啊,你往常不是到了这个点立马就睡吗?”

    文修那边话头似乎噎了一下,他轻咳一声,“跟你打完电话就去睡。”

    乔夏正要答,一旁等候多时的丁丁一把抢过了电话,一通哇啦哇啦:“老好人叔叔,你昨天给我买的那个飞机真好玩,我把翅膀掰下来,把轮子收进去,它就可以变成一个变形金刚,然后把轮子放出来,屁股扭到下面,它又变成了一辆小车车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里文修轻笑,“是吗?你还可以试试把它翻过来,整个缩进去,还能变成其他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好神奇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夏摇头笑,听着儿子在电话里喋喋不休的跟文修讨论玩具心得,方才许沉光带给她的焦躁忘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那一大一小还在电话里讲着,过来好久渐渐没了声音,乔夏一看,丁丁抱着手机居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乔夏将手机轻轻抽出来,往耳边一听,发现那边还没挂,她尝试着喊了一声:“老好人?”

    那边嗯了一声,带着些昏昏欲睡的鼻音,乔夏忍不住一笑:“你困了就睡嘛,撑着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还没挂吗?”文修应了声,嗓音明显有打盹的倦意,“那我挂了啊。”然而话落却没挂,过了会,他突然轻声补了一句:“乔夏,晚安。”这才压了电话。

    乔夏拿着手机,心头不知冒出一股什么感觉,像是被微风撩过的湖面,涟漪一圈圈荡漾开来。她坐在床头想了半晌,倏然意识到,这是文修第一次跟她说晚安。

    她慢慢躺进被子,窗外夜色沉沉,床头的一盏小台灯兀自亮着,身旁的丁丁睡得酣甜,苹果般的笑脸睡颜安稳,呼吸绵长,乔夏将他搂到怀里,在他颊上轻轻一吻,“晚安,宝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乔夏起了个早,瞅着丁丁还在睡,她便轻手轻脚洗漱换衣,然后下楼买早点。

    刚走到平日里经常光顾的包子铺那,她的视线不经意落到一个身影上,倏然一怔。

    那人显然也看见了乔夏,她穿着眼下时髦的粉紫色小香风套裙,迈着优雅的步伐款款走来,笑容如花绽放,“姐姐,我就知道你会来这,等你好久了,有事跟你说。”

本站推荐:

先生,打劫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力小说只为原作者尤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尤小七并收藏先生,打劫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