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力小说 > 先生,打劫! > Chapter 3闹事

Chapter 3闹事

推荐阅读:

全力小说 www.qlxs.net,最快更新先生,打劫!最新章节!

    挂号大厅里,一群人闹得正凶,看他们穿着及口音,应该是外乡的农民。一群人围着担架上绑着绷带的病人,时而相对流泪呜咽,时而指着医院职工高声痛骂。

    折腾的最厉害当属其中一个女人,她包着大红头巾,套着劣质的毛呢外套,脚蹬粗布棉鞋,看起来十足十乡下农妇的打扮,她一脚踹开了医院两旁摆着的盆栽,指着一群围观的医护人员道:“当时谁给俺哥动的刀?往前走两步,俺保证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一群人齐齐往后退了三步,见没人回答,她三两下蹦跶上导医台,将资料表格广告单什么全踹到地上,然后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里头挂号的医护人员,恶狠狠地道:“你们躲什么躲!对,说的就是你,还瞪俺,你跟谁整那表情呢,俺欠你贷款要到期了还是怎样?”

    挂号的女医生仗着自己坐在安全区里头,隔着玻璃嚷道:“谁躲了!我在里面是认真工作好吗?请你们这种流氓地痞不要打扰我为患者们辛苦工作!”

    “辛苦工作?”闹事的农妇道:“俺早上八点钟就在旁边偷偷观察你了,你工什么作啊,一边挂号一边打电话谈恋爱,人家挂耳鼻喉科的你给挂神经科,挂儿科的你给挂妇科,谁家娃那么早熟九岁就去妇科看月经不调崩漏带下啊?你挂错号人家白排队白等时间白在这折磨,你还有理了!”

    挂号女医生立刻闭了嘴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大的女导医壮胆试图将农妇拉走,“走走,别在这闹,我们这可是救死扶伤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救死扶伤?”农妇冷笑,眸光有逼人的厉色,“别往自己脸上贴金,今早俺还看你骂几个不识字的大爷呢,你用y市话骂人家傻x呆逼二百五,当没人听见是吧!人家七老八十那么大年纪杵着拐杖来,填个单子你不帮忙就算了,还这么作践人!都是爹生娘养的,尊重老人你知不知道,敬老爱幼你知不知道,枉你还是个白衣天使!你有脸皮担起这天使两字么?还不给我回去写检讨,少于三千字不要出现在我面前!”

    她口气泼辣,气场彪悍,偏偏每句话在情在理,女导医一时无法反驳,灰溜溜走了。

    农妇又往另一个护士一指:“还有你,跑什么跑,你拿屁股挡住脸俺就不认得了!江山如此多娇,你特么如此风骚,身为一个医护人员,穿个低胸就罢了,有种就不要捂着嘛,好歹考虑下在场男同志的感受行不行!刚才在输液室,你摆着胸在那走来走去,导致帮人打针的男医生不小心手一滑,静脉注射扎进了动脉!你知道被扎的患者有多痛吗!你还有没有职业责任心,社会公德心?!啊!你回答我!回答不出来写检讨!”

    “嗷!那个那个!给俺站住,还想跑,是你主刀的吧!你不是说这种小毛病一个小手术就搞定吗?可他为嘛如今动不了?你是怎么把人折腾成这样?对你我只有拿出初中毕业的英文水平,提一个问题——whyareyousodiao?!三鹿喝多了地沟油吃多了吗!叫你们院长出来跟我谈,然后回去写检讨!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骂完医生,跳下导医台,一把抱住了担架上绑的如木乃伊般直挺挺的病人,眼泪鼻涕就那么齐刷刷下来,“俺可怜的哥呀,你不过就做了个小手术,咋就没办法动弹了呢!”

    她嚎啕哭了一阵,拉住经过的挂号患者诉苦,“大姐,你给俺评评理!咱都是一心一意想过来治病的,原本是个小毛病,可他们居然把俺哥整成这样!如今半身不遂四肢不能动弹,才赔了八万块!这些无良的渣医!”

    她拽住另一个男患者:“大哥,俺要是给你八万块,把你整成这个僵尸模样,你敢不敢?”

    挂号的患者们不由自主都看了地上那木乃伊一眼,纷纷点头,“是挺惨的,好好的小伙子如今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跟着有人就说:“八万块的确不够,现在物价这么高……”

    有打抱不平的人插嘴,“姑娘,你多要点,他们不给你就去告他们!现在医疗事故太坑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得到广大群众支持的农妇瞬时气场暴涨,抱着木乃伊呼天抢地一阵,然后果断往地上一趟,不依不饶地满地打滚,大理石的地面都被她滚到干净的反光:“俺不管,把你们领导喊来!今儿你们只有两条道可以走,要么赔15万,要么俺就把这事报给报社,报给电视台!俺要你们永康医院身败名裂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文修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,裹着头巾的农妇咒骂不停喋喋不休,从医院挂号大厅滚到医院玻璃门处,又从医院玻璃门滚回挂号大厅,其娴熟的姿势,流水型的圆润,仿佛辗转滚过了祖国的大好山河千秋万代。

    文修倏然想起某个似曾相识的画面,再一看那农妇的脸,脱口而出:“乔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院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乔夏摘下乡气的红头巾,擦了擦脸蛋上刻意用胭脂画的红扑扑的村姑妆,由方才的疯狂状态回归了正常,她看文修一会,说:“老好人,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个医院的头!”

    房间里只有两人,文修用不着顾忌什么,哼了一声,道:“你昨天说今儿有活,就是指这个?”他上下打量乔夏土气的农妇装,“还真是像模像样。”

    对比起今儿她的撒泼耍横,前晚上她只是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小小的威胁了他一下,再唱了几首*的歌——那会的她实在是太斯文太矜持了!

    乔夏哪能猜到他在想什么,她厚着脸皮将红头巾玩二人转似的甩来甩去,乡气的妆容遮不住她眸子的明亮粲然,“那当然,姐可是专业的。”又道:“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,我就不闹了,你赔个十五万,我这就带他们走。”

    文修面无表情,“他的伤,虽然有手术不当的原因,但更多的是术后自己护理不当造成的,我肯给八万,已是天大的人道。”

    乔夏道:“他们不懂这些嘛,你再加点,免得他们闹,这对你们医院的名誉不好。”

    文修也确实烦了这群三番五次找上门的人,狠心道:“再加两万,十万。”

    乔夏讨价还价,“你这人忒没诚意了,人家开口十五万,你一来就对半砍,再加点啦,十三万!”

    文修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乔夏的大眼睛像是白水银里的黑玛瑙,乌溜溜的转,她揣摩着他的脸色,“那我们各退一步,十二万五。”

    见文修不答话,乔夏拉了拉他衣袖,“你别让我难做嘛!我好歹也是代表他们来谈判的是不是,给太少我没法交代。再说了,这些人很难缠的,他们做好了你不给钱就闹到报社去的准备。就几万块钱的事,何必呢?医院赚钱这么容易,几万块,一个小手术就回来了,舍不得这点钱,到时吃亏的是你们,永康的名誉可不止这个数。”

    她见文修有动摇之意,又补充道:“听说下午有个省级的大领导来做手术,万一这些人还哭哭啼啼堵在这,影响多不好啊!那下次评优秀医院之类的,你们岂不是没份了?还有还有,听说那个领导心脏不好附带严重高血压,万一受不了吵吵闹闹的刺激,脚一蹬眼一翻找上帝搞基去了,那可不得了,还有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是乔夏的喋喋不休让文修觉得呱噪,还是她靠的太近,气息若有若无地拂在他身上,让他觉得不适,文修将头别过去,双方拉开了些距离,手一摆,“够了,十二万五!”

    “叮咚!成交!”乔夏一声欢呼,道:“我这就去帮你搞定他们。”

    见文修点头,她笑眯眯的伸出一只手,笑容像孩子索要玩具般天真,“我仗义帮你,你是不是也该给点……”手比了一个数钱的姿势,笑容越发灿烂:“调解费啊……”

    文修:“……”就知道她没那么好心。

    他只想快点把她打发走,耐着性子问:“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乔夏道:“人家律师经济纠纷一般的收费标准,超过十万的数额,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来收。”瞥见文修的脸已经拉了下来,她立马口气一转,“当然了,我没律师这么黑心啦,你给个百分之三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手一捞,不知从哪摸出一个巴掌大的计算机,漂亮的食指在上面哒哒飞快按着,然后指着计算机上的数字说:“3750!哪,既然你是老客户,零头就给你抹掉,收你3700,很划算吧!”

    文修:“……”谁是你的老客户!谁说划算了!

    还没等文修说不,表情陡然僵住!

    三步之外,那货竟突然猛烈撕扯自己的衣服!

    文修脸变了色:“你干什么!”她她她在他的办公室,当他的面脱衣服是什么意思!谈判不成她就脱衣威胁么!还这么粗暴!靠,“嗤啦”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,那劣质的薄外套居然被她撕开了,扣子如暗器般嗖嗖飞溅出两颗!

    她仍不罢手,两爪子还在自己胸前乱扯乱撕,全然不顾里头已露出低胸的打底衫!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,不知内情的还以为堂堂文院长在办公室里对一个女人欲行不轨呢!文修赶紧拦她的手:“我给我给!3750,一分不少!”

    乔夏放缓动作,莫名其妙看他一眼:“你当然得给,不然我这么敬业干嘛?”

    “让开让开!”在文修还没理解这敬业两字的含义之时,她一把推开文修,开始拼命蹂躏自己的头发,好好的一头乌发被她揉得像稻草赛鸡窝,文修目瞪口呆瞧着她,完全不知她在唱哪出。

    将头发搓成“首如飞蓬”后,她又拿手背“啪啪啪”朝自己脸颊猛拍了几下,雪白的腮因为用力撞击而红肿起来,看起来像是被扇过耳光的感觉,随后她又在文修办公室里到处翻翻拣拣,找出一点紫色的外伤药水,混了点其它东西,往脸上身上抹去,弄完了再撕开随身带的一包糖浆在嘴角沾了点。

    一切搞定,她站在院长办公室的私人洗手间里照照镜子,仰天大笑:“像!真特么像!哈哈哈!乔夏,whyareyousodiao?!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,问文修:“看看我现在像什么?”

    文修瞅着她,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这货浑身衣衫凌乱,头发乱蓬,身上到处青紫,脸颊红肿,右眼圈发紫,嘴角流着红色液体。怎么看都像是被十八个匪徒暴力挟持,拉到仓库角落轮流强了无数遍,期间奋力反抗却被暴打至伤痕累累的悲摧弱女子!

    文修呆了,“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为了帮你!”女流氓一甩如鸡窝般的刘海,洋洋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新造型,丢下一句:“客户要求,乔夏使命!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!”而后甩开门,风一阵离去。

    文修的思维已跟不上她的节拍了,他揉着额头:“这女流氓到底要干嘛……”

本站推荐:

先生,打劫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力小说只为原作者尤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尤小七并收藏先生,打劫!最新章节